扑克牌原来这么有文化
2019-01-01

“恋人”素描

单成柏 爱扑克牌的老“潮”男

单成柏先生今年59岁,在市三宫做了多年的行政工作,他看起来非常“潮”,头发很有型,据说每四个月都要去“电”一次。单成柏同时还是中国收藏家协会扑克牌收藏专业委员会的理事、广州永佳扑克艺术制作中心的副理事长。据他说,今年八月,市三宫的新大楼即将完工,一座更大更新的扑克牌展览馆也将在新大楼里安家落户。

广州市第三工人文化宫曾经有一座小型的扑克牌展览馆,由于市三宫的改建,扑克牌展览馆暂时关闭,但里面的工作人员个个都成了扑克牌收藏爱好者,中国收藏家协会扑克牌收藏专业委员会的理事单成柏便是其中最资深的一员,这段时间他正忙着举办各种主题的扑克巡回展。每隔两年,中国收藏家协会扑克牌收藏专业委员会会举办一次全国性的扑克文化博览会,他每次都自费前去参加,以牌会友,纵谈人生。

■ 恋物清单

有一两千种扑克牌,形状五花八门

单成柏收藏扑克牌的历史并不是很长,大约从2004年开始,他对扑克牌的收藏、研究和推广发生了浓厚兴趣,从此一发不可收,五六年的时间,他收集到了一两千种各式各样的扑克牌。

单成柏两室一厅的家现在已经变成了一个小型的扑克牌收藏馆,柜子里、床底下、阳台上都塞满了扑克,连他自己都搞不清楚自己到底收藏了多少种扑克。他把这些扑克简单地进行了分门别类,有红色题材、“文革”题材、亚运题材、奥运题材、中外名著、中国历代帝王、三寸金莲扑克等等。最好玩的是那些异形扑克,它打破了普通人认为扑克只是长方形的观念,圆形、椭圆形、三角形、桶形、波浪形、心形、蝴蝶形、鱼形等,还有女人高跟鞋形状的扑克、孩子们最喜欢的迪士尼动漫造型扑克。单成柏家中的摆设如烟灰缸、钟表、手表、钥匙扣、杯垫、打火机上面都能发现扑克牌的踪影。

●扑克秀

1979年的《水浒》

单成柏的家中珍藏着一副1979年的《水浒》扑克,这副扑克是他在旧货市场上偶尔“淘”到的,由于年代久远,扑克牌的牌面已经磨损发黄,更令人称奇的是,这副扑克牌中的黑桃10是错版的,从上面看是“10”,从下面看却是“01”。

《中国电影100年》

单成柏参与设计过一套名为《中国电影100年》的扑克牌,印了1000套,每一套都有独立编号,中国电影公司博物馆里也有收藏。

重现经典的《清明上河图》

《清明上河图》大型艺术扑克则以长卷、连张的形式重现了这幅经典名画,这套扑克牌的印数是500套,2007年的时候单成柏在北京王府井百货看到有卖,当时的标价是1380元。

“文革”题材扑克

“文革”题材扑克牌也很特别,那时候到处都在批林批孔,打倒封资修,就连扑克牌中也不能出现英文,里面的K就用13代替,Q就是12,J就是11。扑克牌收藏委员会推出过一套“文革”题材的扑克牌,收录了1966年-1976年间具有代表性的四副扑克———百花、前进、体育、双环,扑克牌的外形为世界上首创的三角形,限量制作200副。

■ 恋物故事

参与创作《劳动法常识》扑克,义务普法

在一般人眼里,扑克牌是一种娱乐工具,但在单成柏看来,每一副扑克牌都有自己的故事,扑克牌还可以作为一种传播文化知识的载体和媒介。

2004年,广州市第三工人文化宫和广东省总工会联合设计了一套《劳动法常识》扑克,这也是全国首创的“劳动法扑克”。单成柏参与了这套扑克牌的设计,广州市第三工人文化宫有一个创作班底,大家负责写脚本出创意,将《劳动法》的精髓浓缩为言简意赅的54条,然后请《广州日报》的张斌画漫画,每一条配一幅漫画,大王的内容是:“劳动者有权依法参加和组织工会”;小王则是:“集体合同由工会代表职工与企业签订”,等等。“劳动法扑克”问世以后,广东省总工会免费为劳务工发放数十万副。“别小看扑克牌的传播力量,如果这些法规条例印在宣传册上,别人拿到以后可能随手就丢掉了,但扑克牌不一样,一副牌可能会有两个四个甚至更多的人一起玩,它的传播效力至少要乘以4。”单成柏说起这套扑克牌来充满感情,据说他为了给单位省钱,就自己摸索着学习电脑排版设计,并从此一发不可收,又设计了《工会法》、《道路交通安全法》、《计划生育宣传条例》等主题的扑克。

创建扑克牌艺术网,以牌会友

为了更好地与全国各地的扑克牌收藏爱好者进行沟通和交流,单成柏还创办了“永佳扑克牌艺术网”,坚持每天收藏全国各地的扑克牌资讯,坚持每天更新。这个网站现在每天的点击率过千,单成柏在上面结识了许许多多的扑克牌收藏爱好者。有路桥专家、房地产公司的老板,有师长、局长、处长、院长,还有十几岁的小朋友,协会中藏龙卧虎,个个都是收藏大鳄。

有一年,单成柏为了去拜访一个河南济源的扑克牌收藏家,先是坐了两小时的飞机到新郑机场,接着转乘长途大巴,兜兜转转折腾一整天才找到那个传说中的收藏家张建军,他收藏各类扑克牌一万多种,珍品不下一千。每次去参加扑克文化博览会,单成柏都会带上一大箱子的扑克牌和牌友们交换交流。

■ 恋物心经

●扑克牌是越老越值钱,一副“文革”时期的扑克牌现在能卖到一万多块钱,解放前的扑克牌更加值钱。还有那些印数比较少的扑克也很值钱。

●广州没有扑克牌专卖店,想“淘”到比较特殊的扑克牌只能去上海、北京,甚至托朋友从国外带回来,最好的办法是“以藏养藏”,以牌会友,既丰富了自己的收藏,又交到了志同道合的好朋友。

扑克牌原来这么有文化